广告公司好难,我既没有创意 也没有对生活的热情 我一直觉得人类只是像某种机械螺丝一样绕着既定的轨道行走而已

哪怕我能拿500千字的价格我还是觉得写商稿很麻烦!纸媒结钱太慢了基本都要拖到下个月。我有个东家很扯,账期三个月,我(冷酷):你们不用做生意了。

但是会给你这么多钱的也只有纸媒和一些能接奢侈品广告的新媒体了。

朋友,真的商用稿价格是300-500千字。

不是,我作为一个新生代一线城市居民真觉得世界完了,大部分新媒体只唱第一世界美丽视觉奇迹的颂歌,“给年轻人以正能量”“让他们觉得生活还是美好的”“呈现给他们不同的生活方式”。

真的放屁。你说的年轻人到底是谁啊,为啥我哪个社交平台都是青少年抑郁症。

前情提要:18岁,我给Vice投稿,现在当了自由撰稿人

原文链接:19岁,也许找到了天职,说说我对职业规划的理解(上)


主编:那我会努力尽快取得独立人事权

我:那我会成为你绝对无法拒绝的写作者


少年漫画式放狠话。不知道大家觉得作为连载的开头,逼格如何。我当时的第一反应是——好狠,有点酷,我也要来一个!

回到今天的正题:职业规划。你们在大学学什么?未来想做什么?我想先和大家说说我成为“记者”的故事。其实我还不是正式的,只是做着相关的工作,不过,我一开始并不知道这就是“记者”会做的事情——这点非常有趣,我想分享给大家。


  • 记者???这是记者???


发自真心地讲,今年八...

今天发生了超级多很好的大事……抑制不住高兴的心情!呜呜呜呜好开心哦,我感觉我像一只和小伙伴一起爬树的熊宝宝

每天大概有72个小时想做一个废物,不会英文,不会中文写作,不会日文,也没念过书。只要我成为废物,就没人能利用我。我是被窝子宫里未诞生的婴儿,我只会打游戏看电影听音乐,并且让哥哥给我做饭。

首发于我的公主号


最初知道这部片,是微博上流传了一段柳岩卸妆视频,她一边卸妆,一边流泪。镜头还开着。她在直播,对着手机那头的观众交代自己的过去。

我38了。她说。


其实片头看到“监制 宁浩”这个名字(注:宁浩是谁,可以百度),我就觉得有内味儿了——果不其然,开场就是一套骗保演戏排练、代驾碰瓷。在重庆这个中国日照天数最少的“赛博朋克”都市里,现实也是魔幻的,失灵的导航掩盖不了贫富差距,镜头对准的,就是里头的底层小人物。

整体来说,这片子很有野心,对于我这种关注社会现实的人来说,自然是大快朵颐一场。剧情总结就一句话:计划杀妻骗保补兄弟挪用的公款。

从角色设置来看,主要人...

前往外站阅读


如果你不认识我,当然不可能知道我在干啥。

——我不知道怎么定义自己的职业。我既是大学生,也是文字工作者、10%的科幻小说家、记者,还在写恰饭的软文和公关文。

我为啥做这么多事?又为啥写字挣钱?我们00后怎么就进入劳动力市场出卖灵魂了?

契机得从我的18岁说起。


2018年,我18岁,在英国念高中最后一年,那也是我女校生涯的第六年。某天,我在微博冲浪,有人转了篇Vice写女校的文章,我冲过去留言,说自己是女校生云云,然后有人私信我,说你能加一下我们编辑吗。

我和编辑Alex聊得很来(之后她担任了“别的女孩”的主编,你们可以搜搜),一拍即合——“来!写”。后来Alex...

就目前来说,其实我的一些作品已经蛮多的了,只是不能发到lofter这种博客上,但这个工作本身,就是提供信息服务……所以近日我应该会发出来给大家说说,我最近都在做什么,为什么会做这些,也算是分享一下经验。如果想要成为自由写手(不是写虚构文学),你可能需要有心理准备的几件事,就权当我自己整了个随笔。

原文链接 (如果你不知道我的公主号)


My students were dedicated, globally aware young people who wanted to make the world a better place. I was shocked by their blunt ignorance of the most basic facts about the world. I was shocked that they actually thought there were two groups, “us” and “them,” shocked to hear them saying that...

“Starting up the lecture again, I explained that child mortality was highest in tribal societies in the rain forest, and among traditional farmers in the remote rural areas across the world. “The people you see in exotic documentaries on TV. Those parents struggle harder than anyone to make their...

“But the more I tested people, the more ignorance I found, not only among my students but everywhere. I found it frustrating and worrying that people were so wrong about the world. When you use the GPS in your car, it is important that it is using the right information. You wouldn’t trust it if it seemed...

巧克力味的屎和屎味的巧克力你选一个吧。

这句话凭空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其实没人对我这么说过,要是有过,那也只能HR——在不变的月薪下,五天小时十二工作制和七天九小时工作制选一个吧。

这能算问题吗?

正当你打算毫不犹豫地做出抉择,她慢吞吞地说:哦,我搞错了,第一个事情公司不包班车,通勤费用也不报销。

房租占工资一半的员工没有选择权,只能自发咀嚼屎味报销费。

于是你会在周日的拥挤公路上发现我。

每个巴士的窗口都挤着一排神色冷漠的路人。如果天气够热,汗臭会如约而至,席卷全车厢。你是找不到源头的。人挨着人,人贴着人,人与人的缝隙里你无处可逃,却得护着脸上瞬米或丽影的智能眼镜,以免和现代文...

https://peing.net/zh-CN/tiki_update?event=0

欢迎大家向我提问,此条长期有效。

来自lofter的提问者,请记得选择是否要我把问题发布在lof上。谢谢!

重启我思考的是一本名为《老师的善意谎言》的漫画。

主人公是一名受到性侵害并拥有应激障碍的女老师,伴有许多活灵活现的角色,我在现实中都能找到他们的缩影。

只奸污处女的房地产中介早藤、厌恶自己男性身份的男子高中生我妻,将自己的身体作为商品、充当泳装模特的美少女绿川,想要把自己的贞操奉献给“命运之人”的校花三乡等等。

围绕着女性自身的价值、被强迫发生关系的耻辱感,男性如何处理、面对自己的身份,以及性交往中的权力关系,故事徐徐展开了。

其中,最让我共鸣的角色是一位女牙医。

在日本,牙医位于收入金字塔上层,能做这个职业,证明她属于“精英”。她在一家员工全是女性的诊所工作,对男女关系有一套成熟的...

之前在豆瓣还是哪儿看到,说无产阶级没有资产可供管理,于是只好管理最后拥有所有权的东西——自己的时间、情绪、身体。有些黑心贩子就喜欢冲着这个卖焦虑,跟你说,你只要“自律”就能成功,事实是什么,是富人在club里吸毒喝酒滥交,人模狗样,基金会里挂个名,尽享荣华富贵。

我才不会中这个可耻的圈套,不会将自己交给计时器。兴趣是我的第一原动力。

↓和朋友的合作翻译,我的听译太不标准了,感谢帮我校对、打轴的朋友

亚马逊BDBOX\u002FDVD全卷购入特典广播剧CD「出差途中八卦缠身」\nACCA监察课总部的八卦传闻\n音源来自av66095446,感谢UP的授权~\n听译:Tiki|Beta:古川政良


学到了几个新词,比如なみなみ!

今天晚上和决定从事设计的朋友聊了天,意外地灵感迸发,想出了很多点子。也许我应该尝试一下直观表现思考的“艺术”?

构思一个项目时,我想到了抓取高频关键词的办法,朋友是社会学出身,和我说这就是定量分析法。我被这个巧合惊到,也有点开心,看来我的思维模式是贴近人文社科研究的。

调查,是记者报道的前置,但其实可以适用于所有领域,是了解现实(“真相”)的第一步。发言权、资格……此类话术,本源都是调查。在写一篇日本广告行业的报道时,我弄错了某个计划的参与方,后来经过调查,修正了这部分。

最近一周,决定好好休息,看一些之前忙于工作而闲置的书。尤其是《债》,我再不看我就猪狗不如了。

Honey Bullet

Weibo@蜂糖bullet
WeChat@tiki-bear
tikiinwork.wixsite.com/observer
头像 via Celia

© Honey Bullet / Powered by LOFTER